日本二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图片系列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mkzx.net

(第三章)勾

  望着从蜜穴分泌出来的晶莹,羞涩的林可儿不由得咬着贝齿一阵咒骂:这个
可恶的小龙,破坏我的计划,又顶人家这里,讨厌死了,噢,我该怎幺办?
  林可儿确实不知道该怎幺才能化解心中的慾望,她想不到经历了强暴以后,
身体似乎比以前更敏感,更需要性。
  鬆开手指夹住的细带,细带回落,弹到敏感的阴蒂,痒痒的,林可儿赶紧用
手指安抚那一片禁区,但越安抚越痒,心中的慾火越来越旺,她渴望充实,渴望
一次完美的插入来平息身体慾火的煎熬,慾望笼罩着林可儿的大脑,她的手指不
自觉地滑入蜜穴,她的乳头在开始肿涨,因为她的手正在搓揉颤动的胸部。
  迷茫中,林可儿看见自己那件黑色的乳罩放在洗手池里,她感觉不对,因为
她明明把这件乳罩挂在浴巾旁边,怎幺会跑到洗手池呢?
  恩,对了,一定是小龙,这个淘气的小龙,他刚才洗澡时候,一定把玩了这
件黑色内衣,他为什幺那幺喜欢我的贴身衣物呢?他想什幺?难道他也想佔有我
的身体?
  恩,是了,刚才他那里还硬了起来,又热又硬,好像还不小,哦,小龙,你
好坏,你真的想插进来吗?
  软软的林可儿艰难地从马桶上站了起来。
  浴室门又一次打开,可这一次小龙看见了一个充满媚力的女人,这个裸露
双腿,性感十足的女人插着双腰,施施然地来到了小龙面前,伸出了玉藕般的纤
手,温柔地问小龙:「拿来……」
  「什幺拿来?」小龙莫名其妙。
  林可儿一声冷笑:「装得倒挺像的啊,将来一定祸害小女生,哼,别装了,
我刚换下的内……奶罩……」
  「奶罩」让人有听觉上的刺激,按理说一个女人不轻易这样称呼自己的贴身
内衣,特别是面对一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弟弟,但林可儿好像是在故
意。
  小龙目光坚定:「我没拿,我刚刚还看见你那件黑色的内衣就在洗手池里…
…」
  「哦,哦,哦,你没有拿怎幺知道是黑色的?内衣我是挂着的,又怎幺会跑
到洗手池里去了,你怎幺对姐姐的奶罩那幺感兴趣?哼,拿出来,小龙,坦白从
严,抗拒从更严……」
  律师出身的林可儿当然有丰富的逻辑思维,她似笑非笑的脸上洋溢着狡猾。
  一时语塞的小龙窘迫不已,有几颗青春豆的英俊脸庞已经涨得通红,他难堪
地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蹦出几个字:「我只看……看一下,但没拿。」
  林可儿继续冷笑:「哼,有什幺好看的?奇怪了,这间屋子就我们两人,难
道我的奶罩会跑啊?」
  小龙似乎很冤枉:「姐,我……我真的没拿……」
  「哼,我的房子你没有到过什幺地方,你一定把我的奶罩藏在沙发附近,我
……我搜搜……」
  「那你搜好了……」
  「搜出来你就知道死,哼」
  翻找的林可儿一会跪下,撅起美妙的臀部看沙发底,,一会伏下身去看沙发
垫,露出倒垂下来的整个酥乳,本来就曼妙惹火的身材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正
值青春年少的小龙那里经受得了这样的视觉打击?他又一次冲动,而且冲动得更
厉害。
  「怎幺找不到呢?小龙,你……你不会把姐姐的奶罩藏在你裤子那里吧?」
  粉脸红得像桃花的林可儿,指着小龙的高举的档部娇嗲道:「那个地方,姐
也要搜一搜……」
  一副找不到内衣誓不罢休的样子,只是她那双略带红肿的大眼睛里已经水汪
汪。
  「姐,我这里没有藏有你。你的奶……内衣……」
  连小龙都觉得称呼内衣做「奶罩」不好意思。
  「我不信……」
  林可儿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她紧挨着小龙的身边坐下,闭上双眼,屏
住了呼吸,纤纤小手缓缓地伸进了小龙的运动短裤,也许太害羞了,她绯红的俏
脸转到一边,但那只小手却一往直前,搜索中,她碰到了什幺令她颤抖的东西。

  她的内心在惊呼:噢,天啊,爸妈不应该给他取小龙这个名字,恩,应该叫
大龙。
  紧挨着身边,吐气如兰的林可儿已经让小龙砰然心动,长长睫毛下,那张娇
艳如花的俏脸更令他癡迷,还没有乾透的睡衣里,那两团饱满的乳肉使他浑身火
热,但冲动的生命被一只柔嫩的小手紧紧抓住,却是致命的一击,他已经血脉偾
涨,慾望魔鬼已经把道德理智撕成一块快碎片。
  没有再犹豫,林可儿就被一双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搂住,她只嘤咛一声,那诱
人的樱唇就被发疯的小龙热吻覆盖,林可儿软软地靠在小龙宽阔的胸膛,那胸膛
上有一股青春的气息。
  又软又香的林可儿连像样的挣扎都没有,这纵容了小龙更加大胆,他的大手
隔着睡衣抓住了林可儿鼓起的胸部,林可儿不但连眼睛都不睁开,她甚至连那只
伸进小龙裤裆里,抓住一条大龙的小手都没有鬆开,小龙身上浓烈的男人气息让
林可儿开始迷醉,她柔软的身躯开始扭曲,那双修长光洁的大腿不断重叠,又不
断打开。
  小龙笨拙的接吻让林可儿几乎喘不气来,费了很大劲她才摆脱小龙的纠缠,
但小龙发现更吸引他的地方,他的手穿越了林可儿薄薄的宽鬆睡衣,他动作虽然
慌乱,但小龙还是很容易地脱掉林可儿身上的最大障碍,睡衣脱掉的一瞬间,他
呼吸停顿了下来,小龙被睡衣里那一具无比诱惑的肉体震撼。
  本来就迷人的身材,在丁字裤和透明性感内衣勾勒下,林可儿的完美曲线就
像一团烈火,这把烈火把小龙烧得面红耳赤。
  看见小龙陶醉的摸样,林可儿虽然害羞但更令她得意,她娇嗲万分地告诉她
弟弟:「小龙,你只许看啊,别乱动……」
  林可儿很清楚自己完美的身材纵然欧阳川她都有信心征服,何况小龙这个愣
头小子?只是这个愣头小子却是自己的弟弟,这是乱伦呀!
  她开始有些犹豫,但随着小龙雨点般地吻上她骄傲的美乳,她颤抖地发出呻
吟:「不要啊,小龙,嗯,嗯,我是你姐姐,不要啊!……」
  只是她的手依然握住小龙的肉棒,她不但握住,还开始上下套动,那肉棒越
来越粗,越来越烫。
  「姐,我要……」
  小龙在哀求,他的手已经推开性感的乳罩,仔细地抚摸这迷人胴体上的每一
寸肌肤,姐姐的乳房比他梦想中还要结实,还要漂亮,粉红的乳头就像一朵欲放
的蓓蕾,他都不知道搓过多少遍,但还是不知足。
  「哦,小龙,你好坏哦,进来吧,不过,下不为例哟,我可是你姐姐」
  道德沦陷的那一刻,林可儿似乎很清醒,但她急切地打开诱人的双腿就已经
证明了慾望是多幺地强大,她的鼻息已经浑浊。
  猴急永远是男人的通病,但面对这样性感撩人的身体,又有那个男人能保持
冷静?压上去的小龙得不到进入的要领,但温柔的姐姐用小手指引他準确地到达
已经河水氾滥的蜜穴口,那里已经很期待,很期待被充实。
  「啊……姐姐,我进去了……」
  「嗯,快进来,全部进来……噢……好粗……」
  「好热……」
  「哦,小龙,快……快动……」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姐,是这样吗?……」
  「嗯,是的,你……你那里学来的?」
  「小电影……」
  「嗯嗯……你好坏……很多女同学……都遭你……你毒手了吧?」
  「不,姐姐你是小龙第一个……」
  「真的?我不信,你那幺熟练……」
  「我发誓……」
  「别发什幺誓了,快点动,哦,小龙,姐姐好舒服……」
  「姐,是不是越用力越舒服?……」
  「是……是,嗯嗯,小龙再用力……」
  「喔,姐,我想亲你嘴……」
  「你这个大笨蛋,连嘴都不会亲,来,姐姐教你……」
  啪啪啪……
  这一晚上,在这屋子里,这种' 啪啪' 声似乎就没有停歇过,这里的旖旎春
光也似乎没有一刻消失过。

     ***    ***    ***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每天早上八点整,林可儿的闹钟都会準点响起,时间观念强这是做律师的基
本準则之一。
  林可儿睁开了眼,虽然折腾了一晚上,但她除了眼睛稍微有些红肿外,并没
有显得休息不好,她身后,紧紧贴在一个青春的男人,男人的手还再抓着她裸露
的乳房,枕头边赫然是一条小得不能在小的丁字裤,裤上还残留特殊的骚味,其
实何止这条丁字裤,整个房间都瀰漫着精液与汗水的混合味。
  想起了昨晚的疯狂,林可儿露出了甜蜜的微笑,她用手肘推了推身后男人:
「小龙,快洗脸,回学校。」
  小龙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有点撒娇地偎依在林可儿光滑的玉背上
呢喃:「姐,今天不去上课了,我留在家里陪你好不好?」
  「好啊,只是以后,你不许再来我这里了」
  「我马上起来……」
  小龙不敢有半点违抗,现在林可儿的话对他l来说就如同圣旨,身体矫健的
小龙利落地跳起,冲进了浴室。
  林可儿在笑,他喜欢听话温柔的男人,廖辉很温柔,但是不听话,也不迁就
她,所以分手是必然。
  「姐,这件不是你的内衣吗?在浴室里呀,你昨晚怎幺没有看见?」
  从浴室跑出来的小龙手上拿着就是那件林可儿要找的黑色蕾丝内衣。
  林可儿没有回答,她在吃吃地偷笑。
  小龙再傻,这个时候也终于明白了昨晚林可儿搜他的身是故意的,他故做一
脸奸笑:「嘿嘿,原来姐姐昨晚是勾引我……」
  小龙凶狠地扑上了林可儿裸露的娇躯,两只手专找林可儿最敏感,最隐私的
地方摸去。
  林可儿咯咯在笑,因为好痒,但不到一分钟,她就开始娇喘,小龙的手让她
发出消魂的呻吟:「嗯,小龙,你现在学会欺负姐姐啦……你好坏……」
  「姐姐让小龙再欺负一次好不好?」
  「那快点啦,讨厌死了,一晚上还不够……贪心鬼……哦……别舔那里……」

第四章

  「阳名」律师会所在一座十层楼的最顶层,由于业绩良好,加盟的律师也逐
渐增多,所以发展也很快,居然佔据了全层,当林可儿推开会所大门时,她眼前
的同事都放下手中的工作。直勾勾地看着她,他们发现今天的林可儿比往日更漂
亮,更迷人,往日的林可儿总爱穿深色的衣服,但今天却穿着一件绛红色套装,
往日的黑色丝袜,今天却换成肉色的丝袜。
  林可儿高傲地迎接众人的注视,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很舒服。
  「哇,可儿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一脸崇拜的是新来不久的实习律师小张,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嗯,小林,果然是「阳名」律师一支花」
  同事苏田是个老实的小伙子,三十岁,戴副眼镜,斯斯文文,小伙子挺帅气
的,反应能力很快,是林可儿的好帮手。
  「去,去,去,可儿姐可是全律师会所的一支花」小张很爱说好话。
  满脸春风的林可儿终于笑瞇瞇地开腔了:「好啦,说了那幺多好听的,晚上
请你们吃饭,我等会去欧阳主任办公室商量『国贸刑事案』,恩,你们没有什幺
事,请先忙去吧」
  「好的,小林」
  「有饭吃……好噢……」
  林可儿敲门走进欧阳川的办公室的时候,他瞪大了双眼,眼前这个美貌出
众的林可儿虽然只略施粉黛,但却神采飞扬,典雅的绛红套裙更为她增添不染凡
尘的气质,就连蹦紧的丝袜都与众不同,看似没穿,但隐约中却摺摺生光晕,婀
娜的身姿还没到,沁人心扉的香味已经扑鼻而来。
  更重要的是那双含春的大眼睛,正盯着惊愕的欧阳川,微微嗔笑:「欧阳,
小张跟我实习一个多月,也就快毕业了,按签约她很快就是正式律师,晚上我想
请她吃个饭,庆祝一下,你也来吧?」
  欧阳川一改以往对林可儿的嘻笑轻浮,语气和缓,神色温柔地问:「可儿,
你怎幺不在家休息几天?我还打算等会去你家看你,你看,我连花都订好了。」
  顺着欧阳川目光,林可儿欣喜地发现,欧阳川的桌面放着一束鲜艳夺目的鲜
花,鲜花上还沾着晶莹的水珠。
  她突然好感动,忍着已经在眼圈里打滚的泪水,林可儿对欧阳川微微一笑:
  「有几个案子过几天开庭,都是我经手的,我不想因为休息而耽搁了,恩,
谢谢主任送的花,花很美,但我……我现在不能要……」
  欧阳脸色变了变,他失望地问:「为什幺?」
  林可儿用娇羞的眼神望了欧阳川一眼,幽幽地说到:「那幺多人看着,我捧
着花走……走出你办公室,人家会笑我的,晚上大家去吃饭后,你再送我吧。」
  欧阳川恍然大悟,他按奈内心的狂喜,连连点头同意:「哦,原来是这样,
好好……晚上送,晚上送。」
  欧阳川心跳加速,他自己知道,林可儿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也从来没有用
过这样温软的语气和他说过话,追求林可儿已经不是半年一年了,她从来不假辞
色,今天能让这个大美女垂青,他激动不已:「晚上的饭不能让你破费,我这个
做领导的请,我来请。」
  此时的欧阳川双眼已经笑瞇成一条小缝了,就差点没有滴下口水。
  「那说定了哟,晚上下班大家等你哦。」林可儿当然高兴有人抢着买单了,
说完,她妩媚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人走了,香风犹在,欧阳川喃喃自语:「怎幺说走就走了呢?多呆一会不行
吗?」
  回到自己办公室,林可儿双手掩面,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可耻,但她知道一
个千古不变的定理:既然把柄在这个人手里,你就尽量和这个人做朋友。
  林可儿心里更明白,欧阳川不仅仅想和她做普通的朋友,既然这样,那就成
全他吧,反正,反正自己也不是什幺乾净之身了,她轻歎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的
车来车往,她想起了小龙,这个单纯的弟弟不但温柔,听话,还很厉害,她感到
一阵的温馨,俏脸上红晕点点。
  林可儿拿起了手机,她要发个短信息给弟弟小龙,告诉他今天晚上不要来她
家了,她有一个重要的『应酬' ,可这时,手机收到一个短信息,她打开一看,
原来是建设银行的存款通知,有一笔客户的诉讼费收到了,林可儿想到今天晚上
一定需要花钱,虽然欧阳抢着请吃饭,但怎幺也要买点礼物给小张,趁着这个不
忙的时候,她决定去银行领一些钱出来备需。
  建设银行自动提款机人不多,林可儿很快地领完了2000元,当她转身的
时候,全身突然僵硬了,因为不远处,就是那个恐怖的小巷,那个让她不寒而慄
的小巷,她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内心的紊乱,低着头,急匆匆地回到了上班的
那栋大楼,按下了电梯,她走了进去,但突然,身后还有一个人也快速地跟进了
电梯,电梯关上门时,传来了林可儿的一声惊呼。
  电梯里,瑟瑟发抖的林可儿又听到了那夜枭般的笑声,这个笑声让她刻骨铭
心,眼前的这个满脸横肉的壮汉用猥亵的眼光打量着丰姿绰绰的林可儿,看见这
个惧怕自己的大美人在惊恐地发抖,他得意地问:「还记得我吗?小美人,你比
昨天晚上更美。」
  「你住口……」林可儿愤怒之极。
  「啧!啧!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吶,你用不用那幺凶对你的亲丈夫呢?」
  满脸横肉的壮汉显然不屑林可儿的愤怒。
  「你……你无耻……」林可儿怒急发抖。
  「你在这栋楼上班吧?既然忘记我是谁了,那我就在这里告诉大家,我天天
来这里等你,等你这个小情人,哈哈……」
  满脸横肉的壮汉已经知道林可儿的弱点。
  这个恶棍昨晚上胆战心惊了一晚上,但始终没有看见警车和警察去到强暴现
场调查,他就明白,这个美女一定害怕宣扬出去。真巧,他刚回来看看情况,吃
个早点,居然又看见了这个被他强暴过的美女领了不少钱,他才冒险跟来,目的
当然就想狠狠地敲上一笔。
  林可儿像一只被霜打焉的茄子,她耷拉着脑袋,惊恐地问:「你到底想怎幺
样?……」
  「我……」那满脸横肉的壮汉刚想说什幺,电梯已经到达了顶层,电梯门打
开,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电梯。靠着电梯门口,满脸横肉的壮汉张了张手说:
「我近来手头紧,借个五万的来花花,以后绝对不来为难你……」
  「什幺?你……你敲诈?我,我没有……」
  林可儿睁圆了眼睛,她平均下来每月辛辛苦苦也只能赚五千,这个人居然狮
子大开口,她现在才明白什幺叫穷凶恶极。
  「你没有?看你就像个贵妇人,对了,你朋友不是开宝马吗?他一定有钱,
如果你不给,好,明天你等着,我让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你被强姦过……嘿嘿,
我还有证据,那条小内裤……」
  满脸横肉的壮汉一脸奸诈,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被他掌握住了。
  「我会报警的……」
  「嘿嘿,去报警吧,我如果怕你报警,我就不来了,我一口咬定没有强姦过
你,警察能拿我怎幺样?而你,说不定以后天天报纸都登你,人家一定说你是烂
货……」
  「够了,别说了,我,我就有那幺多……你放过我吧,我只有那幺多,呜呜
……」
  脸色惨白的林可儿哽咽地打开了手提包,从手提包里拿出了刚领出来的两千
元递了过去,她的手都发抖了。
  满脸横肉的壮汉壮汉一把接过钞票,狞笑道:「那你明天再準备五千,你一
时间拿不出那幺多,就慢慢凑,我是很通人情的,不许哭……」
  悲戚戚的林可儿停止了哭声,她期望这个可恶的家伙赶快滚开,噢,天啊!
怎幺碰上这些人啊?
  转身就要离开的壮汉,看着楚楚可怜的林可儿,想到了昨晚她的风骚劲,壮
汉吞嚥了一把口水,四周打量了一下,又望着林可儿鼓鼓的胸部,他突然欲焰高
升,狠狠地搓了一下档部问:「这里上去是楼顶?」
  林可儿一时间不明白是什幺回事,她点了点应了一下。
  「你跟我上去,我跟说一件事就走……」说完就想拉着林可儿的手。
  林可儿一把挣脱,说道:「不用你拉,我自己上去」
  其实林可儿也想离开这个地方,毕竟是电梯口,人来人往的,她总希望不让
另外的人知道。
  天台空气清新,万里无云,是欣赏城市建筑风光的好地方,但此时在天台一
个修缮护栏的架子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抓住一个漂亮女人的手按在他隆起的
裤裆上恶狠狠地说:「让我操一下……」
  「不,不要,这里会有人来的……」林可儿哀求着。
  「别啰嗦,我人粗鲁,让我动手,你的衣服就会被撕烂……」
  满脸横肉的壮汉已经拉开裤裆上的拉链,掏出了一个让林可儿印象深刻的大
家伙,他抓住林可儿的手贴上这个已经勃起得厉害的巨物,嗡声道:「来,先用
你的嘴含含……」
  「不,我从来都没有做过……」
  林可儿把头拧过一边,但她还是屈辱地抓起那根曾经深入过自己身体的男性
象徵,她真害怕这个家伙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的衣服撕烂,她不能丢这个脸,因
为大家都称她为律师界之花。
  满脸横肉的壮汉已经不耐烦,他有力的左手抓住了林可儿的秀髮,右手使劲
地把她的秀肩往下摁,柔弱的林可儿使尽浑身力气也没有能够阻止身体一步一步
往倾斜,终于『扑通' 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地上是厚厚的灰尘。
  灰尘沾满了修长大腿上的肉色丝袜,但爱美爱乾净的林可儿根本无法顾及今
天才换上的丝袜,因为她的樱桃小嘴被一粗大狰狞的阴茎粗暴地插入,林可儿极
力想甩脱这根骯髒的东西,但壮汉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头部不容她挣脱。
  一股腥骚的臭气几乎让林可儿呕吐,她的泪水已经被呛了出来,那令厌恶的
声音在她鼓膜炸响:「你再不识趣,我就把你绑在这里,然后让全栋楼的男人来
看你的裸体,你觉得怎幺样?」
  惊恐万状的林可儿不在挣扎了,她开始屈辱地吞嚥那根几乎把她小嘴撑破的
阳具,泪水划过已经变形的俏脸,滴到嘴边,似乎润滑了阳具与口腔的摩擦。
  「啊……」
  满脸横肉的壮汉发出了一声低沈而愉悦的歎息,他抱着林可儿头部的双手稍
微放鬆,但他挺动却慢慢加快,看着小嘴的吞吐带出的唾沫,他残忍的脸上再次
充满了无边的慾望,他的手自然地滑落到林可儿的胸脯。
  也许害怕粗鲁的壮汉会把自己的衣服撕烂,林可儿伸手解开了自己的上衣,
露出绛红色的乳罩,天台充足的光线更显得那一抹酥胸是天造地设的人间极品,
这人间极品却让魔鬼般的壮汉疯狂,他疯狂地蹂躏这对乳房中的人间极品,没有
半点温柔,没有一丝怜惜,他甚至用手指用力拉起了本来已经起翘的乳头。
  林可儿皱了皱眉头,一边吞吐阳具,一边发出「呜呜」的鼻音。
  感觉到她很痛苦,但吞吐阳具速度却加快,显然林可儿已经适应了小嘴里容
纳一个庞然大物。
  「用你的舌头舔一舔,快……」
  壮汉的命令让林可儿不得不服从,她用小手从被撑得满满的小嘴里,拉出了
粗大的阳具,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了一条小缝,呆呆地打量了眼前这个坚硬无比
的东西,犹豫了一下,才伸出了鲜红的小舌头,轻轻划过紫黑的龟头。
  「哦,对,就这样,你这个女人学得倒真快,继续……」
  壮汉很满意林可儿的表现,他的命令还带了一点温柔。
  一片红霞悄俏染上了林可儿那腮帮鼓鼓的俏面,她的吸吮越来越自如,吐纳
动作越来越娴熟,不知道是受到了壮汉讚扬,还是她本身就喜欢含住这个男性象
征,她已经开始不那幺讨厌这条骯髒的东西,甚至感觉自己有点愿意吸舔男人的
下体,就好像自己有另一条阴道,在接受男人抽插,恩,是的,含这个东西很舒
服,很有感觉,她口里分泌的唾沫开始增多,而下体也有液体渗出的感觉。
  「行了,你越含越上瘾了?我可不想浪费你的小逼,来,让哥哥操你小逼一
下,我等不及了……」
  满脸横肉的壮汉拔出了阳物,抱起了跪在地上的林可儿,掀开她身下长及漆
盖的筒裙,顺手扯下了她的绛红色蕾丝内裤。
  苏田透过百叶窗,出神地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被百叶窗分割的光线宛如一
道道变幻的时光隧道,把他带回那段让他怀念的时光。去年,也就是在一个晴朗
天空的日子。
  「阳名」律师会所的全体律师组织一起去黄山旅游,半路上,林可儿扭伤了
脚,不能再走,是他背着林可儿走了一段路回到宾馆,回宾馆的路很远,背得也
很累,但他情愿那天一直背下去。直到今天,苏田依然感受到林可儿胸前的乳房
紧压在他的后背,依然清晰地闻到林可儿身上醉人的清香。
  想念一个人多辛苦啊,但林可儿却不知道,这更令他凄然,他烦躁地推开堆
积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夹,不想撞翻了茶杯,茶水打泼一个用牛皮纸装的文件。
  苏田慌忙从椅子站起来,焦急地嘀咕道:坏了,这些『国贸刑事案』资料,
等会林可儿要用,哎,自己怎幺这样不小心,擦了?不好,等会怕连字都擦模糊
了。对了,还是拿到天台上去晾乾吧!
  很多人都喜欢拿湿的东西上天台去晒晒乾,苏田就是这样的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mkzx.net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mkzx.net